网贷转型径明确 牌照化管理大势所趋

来自未知 2020-01-18 10:16

       

  整顿数据公司、规范金融机构与助贷合作、出台83号文引导网贷转型小贷,是2019年网贷行业的关键词。对于网贷行业未来的转型径,多位从业者观点认为,助贷、小贷、消费金融公司、综合理财超市等是从业平台的转型方向。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在于,未来金融业务牌照化监管是大势所趋,无论网贷平台业务怎样转型,都要争取对应的金融牌照。

  在过去的2019年,网贷平台清退速度明显加快。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个省市明确清退辖内全部P2P平台。迈入2020年,网贷行业加速出清仍将继续。

  网贷平台监管始于2016年,在17部委和各级开展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下,截至2019年底,整治显著。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2019年12月17日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曾提到, “目前在营网贷机构数量从整治之初的近万家下降到不到500家,业务规模和涉众人数大幅减少,从业风险得到明显缓释。”

  潘功胜表示,经过各部门、各地近4年来的努力,目前互联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取得了实质性成效——总体风险水平大幅下降、增量风险得到管控。据了解,下一步随着专项整治力度不断增强,存量违法违规机构和业务活动将加速清退,大量机构面临良性退出或转型,行业规模和参与人数将继续下降。

  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9》显示,2018年,个体网络借贷平台数量和借贷余额规模呈下降趋势,整体风险水平大幅下降。截至2018年末,全国运营平台1726家,同比下降51.64%。年末货款余额8696.5亿元,同比下降27.96%。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就公开表示:“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

  对于未来网贷平台的转型方向,上海网贷平台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83号文给了网贷行业两年的时间转型。事实上,目前网贷平台转型有两个方向,向资金端靠拢与向资产端靠拢。前者通常转型为综合理财超市,资产来自标准化的理财产品,基金、保险等。后者则转型为助贷、小贷或者消费金融公司,清退民间资金,使用持牌资金或自有资金放贷。”

  “无论是向哪个方向转型,持有相关的金融牌照都是必要条件。”对方进一步表示,“对比前两年,网贷平台2019年面临的政策相对宽松,对借款人的失信已经相对完善,且83号文对网贷平台的存量化解给予了系统安全,给出的转型时间是2年,大多数头部平台可以在这样的政策引导下完成转型,相信各家平台都会做好善后工作。”

  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9》显示,出于对风险的考量和防范,个体网络借贷行业发展将面临较高的准入门槛。报告指出,在注册资本金、股东资质等方面,监管将出台一系列制度机制,以提升个体网贷机构的风控能力,同时也更好消费者的权益。随着这些制度机制的加快出台和落地,行业合规进程将迈入新阶段。

  “从目前来看,助贷、小贷、消费金融公司、综合理财超市等均是平台的转型方向。”在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张叶霞看来,助贷和小贷是行业未来的出和方向,但平台未来转型方向主要跟平台自身的业务、老板个人背景、资源等有关。从目前来看,助贷是平台的主要转型方向,主要是因为助贷业务模式与P2P网贷业务模式最为相近,转型成本较低。而根据83号文,虽然能够成功转型小贷并不意味着未来平台和发展问题得到解决,毕竟当前小贷行业自身发展也存在较多局限,但转型小贷是当前网贷平台能够下去的最好出。

  虽然转型助贷有门槛、转型小贷有明确的准入门槛,但非头部平台也并不是没有做金融业务的可能性,根据83号文,转型区域性小贷的门槛相对较低,非头部平台仍是有可能申请到相应牌照。

  2019年6月,美股上市公司信而富表示:“由于近期的监管变动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市场不确定性,信而富正在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活动,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

  同年10月,掌众财富发布清退公告显示,未来不再开展P2P业务,今后将围绕“助贷平台”这一核心角色持续为银行、信托、小贷等金融机构提供金融科技服务。

  同年11月,美股上市公司拍拍贷发布公告称,将采用“信也科技”作为公司的名称。自10月开始,拍拍贷所有撮合成交额的资金均来自机构,无P2P新增交易。

  对于助贷,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但是从多家金融科技公司的财报来看,所谓助贷,是指该类机构并不直接发放贷款,而是为借款人撮合匹配资金方,以实现资金的融通。曾经助贷业务因不涉及持牌、门槛较低,目前已成为多数网贷平台的转型方向。

  浙江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再次明确不得将贷款三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环节外包给合作机构,重点提出了信贷资金违规流入网络借贷平台、房地产市场等领域。

  此外,在2019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印发融资公司监督管理补充的通知》,对于为各类放贷机构提供客户推介、信用评估等服务的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提供或变相提供融资服务。

  事实上,对于未来需持牌经营的要求,央行行长易纲曾在多个场合提及“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随着2019年多地先后发文规范银行、保险、融资等持牌机构的助贷业务,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资金或者联合放贷、接受无资质机构兜底增信、核心风控外包等。

  助贷平台普遍通过与金融数据公司合作获得风控信息,部分小型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等持牌金融机构,在开展个人、小微的信贷、信用卡业务时,由于内部数据不足,也会向其采购外部数据服务。

  在数据行业整顿后,越来越多的银行因缺乏借款人信息而收紧信贷审批门槛,导致助贷机构导流的借款人通过率大幅下降。

  2019年11月,监管层下发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即83号文),指出可引导部分符合条件的P2P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

  83号文被业内人士称为“P2P最后的活命指南”,网贷平台可以通过申请转型成为小贷公司,接受地方金融办的监督管理。

  事实上,在83号文之前,头部网贷平台已经各显,申请到不同的金融牌照。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在牌照数量上,陆金服、玖富数科、宜人贷、乐信集团、友金服、人人贷等在内的6家平台持有金融牌照数量在5张及以上。

  由于银行和消费金融牌照门槛较高,无论是自主申请还是投资并购,对企业的资质要求都很高,并不具有可复制性。因此,对非头部平台,转型小贷公司更具操作性。梳理公开的数据,目前已有22家网贷平台获得小贷牌照。

  2019年11月,在银保监会就近期市场关注热点事件的发布会上,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公开表示,网络借贷专项整治的下一步重点,将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三降”为主要抓手、以依法合规的分类处置为主要手段,争取一段时间内,完成网络借贷专项整治阶段性任务。

  合众e贷2019年3月 合众e贷在提交招股书后至今未能完成上市计划。目前,招股说明书已过期,上市计划无疾而终。

  网信控股2019年4月 网信控股通过借壳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仅仅5个月后,被纳斯达克摘牌,实际控制人张振新9月18日在英国身亡。

  信而富2019年6月 信而富宣布从P2P转型助贷业务,原实际控制人王征宇退出,其延期发布的财报显示,信而富2018年亏损高达4.62亿元,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12月3日,信而富把10股合并为1股,但该计划并没有实质性作用。

  点牛金融2019年7月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点牛金融被上海市浦东涉嫌非法吸收存款立案侦查,实际控制人曾某新已被警方上网追逃。11月,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暂停点牛金融上市主体股票交易。

  美利车金融2019年10月 二手车金融服务商美利车金融向SEC公开递交招股书,但仅仅1个月后,实际控制人便因旗下“有用分期”涉及套贷而被带走调查。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