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或放松房贷平台贷 银行审慎对待

来自未知 2020-04-11 07:1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银监会新闻处相关负责人求证,该负责人表示:“我没有听说”。而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信贷管理部总经理尚先生却表示:“我听说了这事,但我没有参加银监会的会议。”

  尚先生认为,即使放松政策落地,银行出于自己的风险考虑,也不会大规模把贷款投放到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开发贷。但与尚先生态度截然不同的是,两位基层行长都表达了对放开这两个领域的期望。

  此前,监管部门也曾发出宽松的信号。银监会副蔡鄂生曾表示,信贷一直都是为稳增长服务的,会否增加放贷规模和调整放贷节奏要看经济的变化,不能任何一个东西。

  今年5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根据形势加大预调微调力度,强调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由于保增长的需要,一些基建项目的审批在加快。

  要放开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和房地产贷款,作为银行业的风险管理部们负责人,尚先生并不赞成这种做法。他指出:“一些项目的建设,国家要上马那就财政拿钱,为什么要银行拿钱,如果贷款再大规模投放,银行坏账又会一大堆。”

  出于风险考虑,尚先生也认为,即使监管部门有政策出来,银行也不会把贷款大规模投向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领域。“除非强制性要求,商业银行法,直接干预银行放贷是违法的,但间接干预很多,地方三天两头叫行长去开会,你不放贷就把存款取走。”尚先生还认为:“房地产贷款放松应该主要是保障房和个人按揭贷款,商业开发贷放开可能性不大。贷款能不能放出去是两方面决定的,一方面看是否有需求,另一方面是看银行能不能放。”

  在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方面,确实有放松的迹象。6月8日,银监会制定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中明确将个人住房抵押贷款风险权重统一为50%,去年该办法征求意见稿中的二套房贷风险权重为60%。

  二套房贷款获得和首套房同样的待遇,这个小小的口子放开对楼市的作用也不容小视,加上资产证券化的启动,银行将会获得巨量的资金用于扩容信贷。

  同为银行业人士,某国有大行西北部地区的一家支行行长则表示:“房地产项目和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审批一直都很严。房地产项目我们报了很多,省分行一直都没有批下来,地方融资平台也是,报了一个项目,三个月都还没消息。”

  该行长还表示,据他所知,他所在的省会城市地方今年的投资大约在500亿,财政支持一部分,发债解决一部分,其他多数还是靠银行解决。

  此外,上述行长透露,现在因政策,客户营销受到很大影响,信贷团队的压力也非常大。站在他们的角度,他希望房地产贷款和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都能放开。

  和银行行长的期望相比,基层部门负责人对此的愿望就显得更加强烈。西部一位县委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过:“今年下半年,我们县级的地方融资平台就不让做了。银行贷款太难了,保障房除了任务要求的,我们都不敢扩建,主要是没钱。”

  成都某银行一支行副行长也坦言:“放开的话我们基层的日子也好过点,但目前我们还未得到放开的消息。之前,都是按照银监会和总行的要求在做,现在支行没有审批权限,房地产贷款要到省级分行审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权限已经收到总行了。”

  据他介绍,该行成都地区的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和房地产贷款并未完全停止:“根据项目的现金覆盖率,一些平台贷优质项目还是在支持,对于一些要求风险控制的项目,我们也开展了风控措施。房贷方面主要是支持刚需。”

  关于放开监管的解释,另一国有大行总行研究部门的人士表示:“我认为监管部门放松管制是必要的,更多从市场的角度,把选择判断权下放到银行。现在,银行本身约束是比较强的,以前搞一刀切不太可取,现在如果完全放开也不太妥。”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