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案受阻?随手记宣布退出网贷业务 清退转型成

来自未知 2020-04-22 07:47

       

  》等两则公告,称决定启动战略转型,对原有网贷业务存量开展有序、分批次的业务结清工作,稳步退出网贷业务。证券时报·

  资料显示,随手记是深圳市随手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天眼查数据显示,2010年1月,随手记科技获得金蝶集团创始人徐少春个人投资,投资金额未披露,但是股权结构显示,徐少春持有随手记30%的股份。作为从金蝶内部孵化的独角兽企业,随手记科技由金蝶前高管谷风创业成立。除金蝶集团创始人投资了随手记科技之外,随手记科技此前还获得了全球私募巨头KKR、红杉资本、源码资本、以及复星锐正等知名投资机构的近5亿美元的投资。

  根据随手记官网披露的数据,平台当期出借人数量为80793人,累计出借881317人,人均出借金额52708.60元。截至2020年2月29日,平台累计借贷余额为30亿元,累计代偿3.37亿元。据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信息,截至3月31日,随手记借贷余额25.74亿元,利息余额7387.42万元,逾期金额及逾期率均为0,累计代偿金额3.7亿元。

  互联网数据研究机构易观Analysys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随手记以1041.7万活跃用户规模在国内记账类应用中蝉联榜首,卡牛信用管家和51信用卡管家分别以683.4万和495.3万活跃用户规模随其后。根据易观报告,记账理财市场已经形成寡头垄断的局面,位居前两名的随手记、卡牛信用管家均为随手科技旗下产品,TOP3应用占行业整体用户规模的90%以上。

  作为行业里的寡头,随手记为何走坛?随手记相关负责人此前向记者透露,国家政策对网贷平台的监管趋严,网贷平台必须得到监管备案才能开展业务,可是备案的细则却一直迟迟未出,因此许多平台都无法按开展业务。对此,记者也从网贷业内人士处得到了,“监管之前说要备案,但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备案,一直拖着,最后许多平台撑不住了,只能退出。”深圳一网贷业内人士邓先生认为,监管最后的目的其实就是实现“清零”,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日子不好过,只好退出。

  从随手记的营业数据来看,2018年度财务审计报告显示,随手记科技报告期内营业收入4.20亿元,同比下降31.4%;营业利润1898.41万元,同比下降73.4%;净利润1645.88万元,同比下降76.3%。

  从2019年开始,全国网贷行业就迎来了“清退”潮。特别是从去年10月份以后,清退步伐开始加速。仅在2020年3月,、陕西、三地相继宣布网贷业务。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2019年至少已有湖南、济南、云南、深圳、上海、、山西等20个省市监管部门或地方互联网金融协会对外公布了清退机构名单,涉及网贷平台数量多达945家。其中湖南、山东、重庆、河南、四川、、云南、甘肃、山西、大连在内的十个省市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辖区内没有一家机构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宣布辖区内所有网贷平台。

  从名单来看,包含类、失联类(僵尸类)、自愿退出类等,其中类和失联类中不乏已出险的网贷平台。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各地出清加速,全国清退范围扩大,已由已出险网贷机构逐步扩展到一些纳入行政核查的正常运营网贷机构。天眼查显示,目前,带有“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字样公司共有2184家。而与“互联网金融” 有关公司有5.74万家,绝大多数公司处在存续期。

  对于网络借贷,国家监管的态度也相当明确。1月5日,据央行官网披露,2020年央行工作会议提到,持续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基本化解互联网金融存量风险,建立健全监管长效机制。随后在2月21日,央行在2020年金融市场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要彻底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建立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长效机制。

  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表示,从字面意思和近两年的专项整治上看,互联网金融风险在今年彻底化解,意味着互联网金融、P2P行业的乱象得以完全清除。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清退转型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旋律,但不能因此就失去信心和放弃希望。从长远来看,只有经过有序的退出,行业才能得到净化,出借人的权益才能受到,完善市场竞争秩序,才能为行业发展创造良性发展的空间。

  官宣来了!国家首次明确新基建范围,区块链、卫星互联网被纳入,阿里云火速加码2000亿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