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过度授信背后:月入3000却获80万额度 非法

来自未知 2020-02-25 07:08

       

  10月1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称,目前银行业营销宣传中存在的问题之一,是部分银行有意针对低收入人群开展信用卡业务,发展高风险用户。比如,过度向没有还款能力的在校大学生营销信用卡,额度管控不审慎;为资信状况不佳或已有多头授信的客户发放高额额度;过度营销分期业务等。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9月中,银保监会监管局曾在官网公布过银行信用卡过度授信,导致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的案例。案例显示,刚大学毕业的小王实际月收入仅有3000多元,却申请到了多家金融机构的高额信用卡,授信总额度高达80万元。在透支百万余元后,小王资金链断裂。

  上述案例显示,小王在一写字楼担任前台工作,某信用卡中介小张来“扫楼”。 小张称,自己“有子”能帮小王申请到高额信用卡。果然,很快卡就寄到了,额度高达20万。

  随后,小王又陆续通过小张申请了好几家金融机构的信用卡,授信总额度高达80万元。积累已久的消费欲如开闸的洪水,一发不可。在透支百万余元后,小王资金链断裂,本人的收入和家庭状况根本承担不起这么高的还款金额。

  6月底,南方都市报曾报道过类似事件,引发大量关注。5月28日,广东珠海西区某小区内发现一女孩陈某烧炭自尽。在清理遗物时,陈某母亲吴女士发现,月薪仅3000多元的陈某,名下却有14张信用卡,经查实授信额度超过77万。其中某银行的欠款为14.67万元,另一家银行的欠款金额为25万余元,14张信用卡合计信用卡欠款总额达到87.8万多元。

  陈某身份证显示,其出生于1991年,生前在珠海某律师任职律师助理。珠海机关经过调查、取证,排除了他杀可能,认定陈某烧炭,并出具了相应的死亡证明。

  陈某母亲吴女士及其他家属猜测,陈某很有可能承受不了超过87万元的信用卡欠款,压力过大导致烧炭,并投诉到中国银保监会。6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广东监督局已理投诉。

  在陈某事件中,为陈某办理21万余元授信额度信用卡的某股份制银行表示,客户在申请信用卡时,授信额度是依据家庭情况、个人收入、财产情况等确定,后期会依据客户的还款能力、诚信度,经过客户申请来调整授信额度。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在小王案例中,小王之所以能顺利拿到高额信用卡,原因之一是小张其实是专门替人办理高额信用卡的非法中介。

  不少非法中介通过伪造收入证明、财产证明等方式,帮助目标客户获得超过其偿付能力的授信额度。作为代价,非法中介会收取信用卡额度5%-20%的手续费,一张额度2万元的信用卡,就要支付其1000元-4000元的手续费。部分消费者被短期利益,不惜支付巨额中介费用,以达到办理大额信用卡的目的。

  在陈某事件中,陈某办理信用卡所使用的征信报告,存在伪造痕迹。南方都市报称,在陈某征信报告中,查到的首个职业信息记录,工作单位是珠海某劳务派遣公司,单位地址是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某村,职务为高级领导,该数据由某银行广州分行于2017年4月20日更新。

  陈家属方面表示,陈某的实际情况与以上说法相差甚远。陈某自2010年中专毕业后,一直在珠海某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助理,为基层员工。因其学历低、不具有律师资格,无法进入律师所的编制,故编制挂在劳务派遣公司。

  除了非法中介的,相关信用卡发卡银行是否存在对小王和陈某的申请材料审核不严格、滥发信用卡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近年来,银行信用卡作为转型零售的重要业务,快速发展,各家银行信用卡中心竞争激励,为了抢夺市场、拓展用户、激励用户分期消费,在跑马圈地式发展中过度授信。

  近期,不乏银行因信用卡过度授信被处罚的案例。据经济观察网报道,7月17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开6张罚单,集中处罚银行开展信用卡业务的违法违规行为。建设银行、工商银行、浦发银行、上海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6家银行支行或信用卡中心被责令改正违法违规行为并罚款,罚款金额20万元至40万元不等,6张罚单总计罚没190万元。

  罚单内容显示,建行信用卡中心、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工商银行上海市第一支行、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上海银行信用卡中心等5家银行机构均存在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未遵守总授信额度管理制度的问题,其中建行信用卡中心、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还被指出对部分信用卡申请人资信水平调查严重不尽职。此外,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则涉及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

  此外,7月9日,上海农村商业银行由于为某申请人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罚款20万元。

  5月20日,上海华瑞银行也曾因对某客户的授信集中度高于15%的上限被责令改正并罚款50万元。

  关于过度授信,银行不执行信用卡“刚性扣减”政策现象成为关注重点之一。上海银保监局曾于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对辖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执行情况进行稽核调查,并于2018年12月25日下发调查结果通报,提示部分银行未执行“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总授信额度风险控制措施不审慎等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所谓“刚性扣减”,是指银行在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必须扣除该持卡人在其他银行已获得的额度。比如,银行核定某位信用卡用户授信额度是8万元,若此客户在其他银行有6万元信用卡授信额度,则该家银行办新卡授予的额度最高应为2万元。

  不过,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某银行信用卡部门人士表示,并非每个地方都对“刚性扣减”有严格管控。即便有,对付“刚性扣减”是有办法的。银行可以给存量客户升额,或是在办卡时修改一下风控模型提高客户的授信总额,比如客户额度20万且已经有4张5万额度信用卡,则将其总授信额度调成25万。

  特华财经研究所研究员韩晓宇向时间财经表示,近年来,银行业绩压力较大,而个人消费金融是对银行业绩贡献不可忽视的部分。银行对分期考核任务和激励都比较大,信用卡分期手续费较高,可以增加客户黏性。银行或其员工在追求业绩的过程中,可能会与分包公司合作开展信用卡业务,操作上可能存在部分漏洞。另外,征信系统等也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授信额度的审核质量。

  2019年1月份,有信用卡用户反映银行下调授信额度,甚至在没有违规套现和逾期的情况下,降额。在这背后是监管已经注意到银行信用卡跑马圈地式发展中的过度授信风险。

  财新网称,今年上半年,由于信用卡渗透率提升、不良风险抬头,在部分银行主动调整和监管收紧共同作用之下,银行业信用卡业务的多项规模指标增速告别高增长。随着监管趋严和风险抬头,低收入人群的信用卡业务开始收缰。

  10月1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称,本次整治工作以银行保险机构自查为主,监管部门适时开展督导和抽查。银行保险机构对机构自查和监管抽查发现的问题要逐一建档立案,严格自查自纠,一次性问责到位。(时间财经 乔治)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