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培训机构乱象调查:交钱痛快 退费万难

来自未知 2020-07-26 10:42

       

  高考录取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有两位家长找到本报反映孩子报考高考保分班,但是保分班并不保准,一名学生差了74分,另一名学生差了35分。此外,假期还是各类班密集开办的时间,也有多位学生及家长向本报反映考研班师资注水、1对1补习班效果不理想等问题,本报对培训机构的乱象进行了调查。

  今年4月,经人联系,赵先生交了48000元学费送正备战高考的孩子到沙河口区一家培训机构上课,当时学校承诺考上大学。记者通过赵先生提供的合同看到,第五条为保分分数,总分达到2013年二本录取线。第六条写道,达到二本线%全额退费。该条款还有一条,如因学生及家长原因造成课时无法完成或者执行的,甲方不退费。

  成绩下来之后,赵先生的孩子仅考了396分,而辽宁理工类二本线分,他的孩子没考上大学,随即赵先生以没有达到保分分数为由,就立马到学校准备办理退费手续。“在校门口看到告示,学校已搬到高新园区,我拨打的联系电话说明情况,那头说没时间。 ”

  随后记者找到这家学校,负责人说,按照合同约定,违约的是学生一方,比如说约定了退款的时间是成绩出来5日内,而家长并未按时来申请退款,再比如,该生的到课率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而对此,家长则认为这是合同中设置了陷阱,尽管合同中有相关的约定,但是既然收了4.8万元的高额学费,至少得提高一大截才行,要不然钱都打水漂了。

  读者朱女士告诉记者,她家孩子是今年6月份参加高考的,3月15日经朋友推荐,花了2万元给孩子报了位于兴工街附近的一家培训机构的高考保过班。报名时,校方承诺孩子高考分数能达到二本线%;如果没达到二本线%,退还一半的学费;成绩低于二本线%的学费。高考结束后,朱女士的孩子仅考了409分,辽宁文科二本线分甚至不到二本分数线%,只占到二本线%,朱女士认为应该退还一半的费用,当朱女士到学校要求返还学费时,校方却以各种理由推诿,一拖就近一个月。

  朱女士告诉记者,她找到该校的校长,校长称学校已易主,不由她负责,原校址已经更名,随后朱女士经过多次邀约之后,见到了现任校长,对方称半个月之后才能给答复。而经调查,该学校其实只是一家咨询公司,教育局称该校并不是有办学资质的学校。

  昨日,记者联系到朱女士报班的这家学校,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合同校方并没有违约,因为合同中约定家长、学生需要配合学校的课程,但家长及学生没有完全按照合同执行;其二,合同上写明成绩出来后5天内家长可办理退费手续,但这位家长是过了10来天才说要退费,此时学校已经与任课老师结算了工资。

  暑期是考研班非常火爆的时期,而各类班参差不齐,本报也接到了多位学生的投诉,反映培训机构存在虚假宣传、办学不规范、师资力量注水等问题,一些不明就里的学生就上当了。

  今年4月份,大连工业大学大三学生张晓虹(化名)在朋友的介绍下,花5000元参与了“点对点考研补习班”的体验课程,但她上了1节课后就再也不想上了。“上课地点就在学校随便找个空教室,上课的是一个在校研究生,教材是对方临时从图书馆借的,讲的内容特别基础,原定授课时间为两个小时,授课不到一个半小时老师就以赶不上车为由提前撤了。 ”

  后来张同学要求退款,补习班最初也答应退款,但迟迟没有落实,到现在自己也没有拿回一分钱。张同学告诉记者,因为这件事情特别心烦,自己还要考研,没时间和培训班多纠缠,希望其他大学生在选培训班时一定要擦亮眼睛。

  陈女士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4月20日,她听了位于沙区的一家培训机构关于理财规划师的宣讲后,当场花了4000元报了相应的培训课程班。“培训在周六、周日,且理财规划师和我从事的工作相关联,我就报名了。 ”

  5月末,陈女士因为身体原因,一节课都没上成。随后她要求培训机构退款,但培训机构的相关人员则称教委文件有,只能退70%的学费。“我没领教材,一节课都没去上,难道不该全额退款吗? ”

  当问及是否有合同可参考时,陈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就是口头协议,填了一份登记表,随后她就把钱汇过去了。问及下一步打算如何时,她告诉记者,还是希望能和相关人员好好沟通,不排除会走法律的途径。昨日,记者了解到,目前她已经与该机构取得联系,本周将继续就退款事宜进行谈判。

  大连市内有各种各样的文化课补习班数百家,教学水平、管理、口碑等差别很大,有的补习班已经成为民办教育的品牌机构,而有的机构则是处于竞争边缘地带,存在很多的问题。

  近日,本报接到了读者张女士打来的投诉电线补习班的。她告诉记者,年初开学的时候,经朋友介绍,自己给上初二的孩子报了1对1补习班,原本指望报个班能让学生有更好的成绩,可半学期后孩子的学习成绩并无太多提高,她说1对1的学费都很高,但是效果很不理想。

  随后,她找到培训班老师要求退款,对方予以,“一开始的时候,老师还是同意给退款,但后来我再去要求退款时,对方回复称不能退了,爱去哪告去哪告,显然把我们家长不当回事了,这样不负责任的学校,我们还能相信吗? ”对于如何的话题,张女士也非常纠结,到有关部门去举报吧,既觉得浪费时间,又不知道能否讨出个说法来,因此一直将此事放着。

  大连市物价局、大连市教育局、大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在2003年下发的 《关于规范非学历民办教育收费与退费的通知》中提到,教育机构因虚假广告、擅自变更教学计划及内容等原因造成学生的,应当退还收取的全部费用。

  针对补习班的一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家长、学生、律师等,业内人士也向本报记者报料,讲述了行业的一些状况,并给学生及家长提个醒。

  家长朱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报高考保过班完全是盲目跟风,有一种赌一把的心理,后来发现了很多问题,在报名之前,她陪同孩子试听了几次,试听的时候感觉不错,但报名之后接受的课程明显没试听时那么好。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大连培训机构众多,在机构里担任老师的多是一些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很多都不是师范专业毕业的,没有相关从业经验,培训机构师资不稳定,流动性非常大,每年暑假都是老师跳槽的高峰期。

  很多家长反映,高考班收费高得惊人,1个月就得四五万元。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培训班收费高是有原因的,一是这类学校都是在商圈,学校房租很高,二是各学校招生时想尽法子,以高提成来招纳生源,提成给了推荐学生的中间人,中间人包括高中老师、招生代理等,比如4.8万元的保分班学费,有2万元甚至更多是给了中间人。

  本报记者联系到了世勋律师事务所,方艳梅律师给予具体解读,对于案例中提到的“退费5天期限”之说,协议中约定:成绩出来后5天内家长可办理退费手续,这并不代表5天后家长就了,即使家长未在5天内向培训机构申请退款,培训机构仍应依据合同承担相关责任。上述也有不少案例属于报班之后后悔的情况,律师称,退款的金额应依据双方的合同约定及教育主管部门处理。对于上述两种情况,双方均可协商解决,如协商不成,可以选择法律途径自己的,也可以向教育行政局投诉。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