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中宝投资51信用卡浮亏8亿+金融业务频频踩雷

来自未知 2019-11-10 08:32

       

  作为业内备受关注的金融企业,51信用卡日前因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为突袭调查,股价当日午后闪崩,跌幅一度达到40%。

  10月21日晚间,作为51信用卡早期投资者的新湖中宝迅速发布公告称:“未向51信用卡派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未参与其经营管理,也无任何业务和资金往来。”

  新湖中宝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51信用卡事件对公司的影响主要就是其股价波动形成的影响。

  有趣的是,在10月22日午间,51信用卡公告称“其不存在未经用户授权非法盗取信息的情况”,并于下午1时恢复买卖后,其股价涨幅一度达到30%,最终收涨12.99%。而被波及的新湖中宝今日股价飘绿,报收2.88元,下跌1.03%。

  息显示,2015年4月,新湖中宝以5000万美元认购了Inc.发行的489.2万股优先股,对应权益比例14.29%。2017年,新湖中宝又先后两次追投,合计投资金额为2亿美元,持股比例约为26.56%。

  新湖中宝在10月21日的公告中披露,其为51信用卡第二大股东,但并未向后者派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未参与其经营管理,也无任何业务和资金往来,并称,“若其股价持续剧烈下跌,将对公司的投资收益和当期利润有一定的影响。”

  虽然昨日因突遭调查,51信用卡股价暴跌逾三成,但经历了10月22日的反弹后,其收盘市值回升至23.89亿港元。以此计算,新湖中宝目前持股市值约5.2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71亿元。

  不过,新湖中宝依然浮亏。据新湖中宝2018年年报披露,其对51信用卡的初始投资成本为13.35亿元;据此计算,截至10月22日,其投资51信用卡的浮亏金额约为8.64亿元。

  事实上,51信用卡自上市之初,其股价最高约在9港元,此后便一直震荡下行,新湖中宝的这笔投资收益也持续下滑。

  截至2018年底,新湖中宝该笔投资形成的期末账面价值减少至9.87亿元;截至2019年6月末,新湖中宝该笔投资的期末账面价值进一步减少至9.85亿元。

  广发证券研报显示,如今经过10余年的布局,新湖中宝已拥有了银行、证券、期货、保险等全方位金融牌照资源,并成为中信银行、盛京银行、温州银行、湘财证券、新湖期货以及阳光保险等金融服务机构的主要参股股东。

  事实上,梳理新湖中宝近年来的财报可发现,其在金融领域的投资收益在公司业绩中已经产生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2016年,新湖中宝全年营业收入为136亿元,同比增长17%;归母净利润达58亿元,同比增长403%,这主要得益于其将对中信银行的投资转为权益法核算,带来了57.39亿元的营业外收入。

  受高基数的影响,2017年新湖中宝实现归母净利润33亿元,同比下滑43%。事实上,新湖中宝在2017年的投资收益实则大幅增长。据披露,截至2017年底,其实现投资收益31.82亿元;中信银行、盛京银行通过权益法核算确认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0.89亿元、3.92亿元,此外,处置部分股权获得投资收益约为4.36亿元。

  2018年,新湖中宝归母净利润实现25.1亿元,同比下滑24.6%。东方证券研报指出,这是由于投资收益同比下滑所致。

  2月份,浙江证监局披露的温州银行备案公告文件显示,温州银行开始接受中金公司的IPO;其中,新湖中宝持有温州银行18.15%的股权。

  6月份,新湖中宝关联方哈高科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告,交易标的即湘财证券。8月份,哈高科发布的交易预案修订稿显示,其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包括新湖控股、新湖中宝在内的17方所持湘财证券100%股份,交易价格区间暂定为100亿元-140亿元。若交易成功,湘财证券将借道哈高科完成上市。其中,新湖中宝直接持有湘财证券3.5844%股权,其参股公司新湖控股持有湘财证券74.124%的股权。

  7月,湘财证券踩雷“罗静案”,所涉规模约5.6亿元;8月下旬,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这也被认为可能会对温州银行的上市计划造成阻碍。

  金融领域的布局持续出现各种状况,是否会对新湖中宝的整体布局造成影响?对此,新湖中宝方面向记者表示,“其实各家公司所发生的的事情都是不同类型之事,不能笼统地讲这些事情对公司产生了什么影响。”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