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钰上演“疯狂的石头” 巨额存货难解流动

来自未知 2020-03-10 13:49

       

  2020年1月22日,东方金钰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5亿元至14.5亿元。这也是该公司继2018年后的又一次亏损。东方金钰连续两年出现亏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公司的流动性不足所致,这与其巨额存货息息相关。

  自借壳上市以来,东方金钰便热衷于囤积原石,而其原石销售状况不佳,以至于公司“造血”能力相当弱,于是为了这些“疯狂的石头”,上市公司大幅举债。在巨额债务压力之下,东方金钰流动性危机爆发,公司无力偿债,多次被列入“失信”名单,甚至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在诸多危机之下,东方金钰大量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利息及罚息,导致公司业绩连续下滑。

  除此之外,《红周刊》记者发现,东方金钰营业收入和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也存在异常。

  东方金钰的前身为多佳股份,2006年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跃居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公司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目前东方金钰是一家集珠宝翡翠、网络金融、小额贷款、典当融资、资本管理为一体的珠宝翡翠全产业链服务商。

  根据最新的业绩预亏公告,东方金钰2019年业绩出现大幅预亏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计提资产减值和债务违约导致的一系列仲裁所致。公告显示,受金融去杠杆政策及其他叠加因素影响,公司融资出现困难,资金流动性紧张,导致出现严重的债务违约现象,并由此引发公司部分账户资产被查封、冻结,债权人申请诉讼或仲裁等一系列问题。经公司财务部初步统计,2019年全年计提应付债权人利息及罚息约为10.10亿元。

  除此之外,预计2019年公司的翡翠出现减值迹象,需要计提减值准备约4.5亿元;深圳市东方金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放的贷款,因客户抵押品出现减值迹象,需要计提减值准备约1.5亿元。

  事实上,上文提到的东方金钰的“资金流动性紧张”问题早就出现端倪,2017年10月,东方金钰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拟向大股东兴龙实业借款30亿元,用于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可见此时,上市公司流动资金已经相当紧缺。东方金钰在2018年半年报中也曾表示,受国家金融政策及经济影响,部分金融机构基于对东方金钰产业发展认知和还贷信心不足,开始出现抽贷或压贷现象。

  此外,东方金钰发行的债券已逾期很久。2020年2月22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其2017年3月发行的总额为7.5亿元的“17金钰债”将不按照债券回售程序进行。截至目前,该债券自2018年3月18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间的利息以及该债券提前到期后的本金尚未支付,最终资金筹措能否准时到位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去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东方金钰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49.49亿元,短期借款金额也有10.59亿元,而其账面的货币资金仅有647万元,显然其短期内如何这些债务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面对逾期无法清偿的债务,2019年1月,其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就曾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有明显清偿能力的可能”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19年7月,东方金钰再次发布公告称,因子公司金钰珠宝未能向债权人清偿到期债务4326.60万元,被债权人申请合并破产重整。

  随着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东方金钰多次被列入“失信”名单,据天眼查显示,截至2020年3月4日,东方金钰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达13次之多。

  事实上,2019年已经是东方金钰连续第二年的巨额亏损。数据显示,东方金钰2018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17.18亿元。东方金钰将亏损理由归结于:债务金额较大产生的利息费用较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4.14亿元,以及公司于2019年3-4月收到法院的多份裁定书,预计产生约6亿元的营业外支出等。因此不出意外,东方金钰将被“披星戴帽”加入“*ST”股的行列。

  与账面上微不足道的货币资金相比,东方金钰的存货金额可谓惹人注目。截至2019年9月末,其存货金额高达89.63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94.34%。而现如今东方金钰面临的一系列流动性危机,与这些高企的存货脱不了干系。

  作为“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上市之初便开始囤积原石。据2017年年报显示,2004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耗资45.58亿元囤积了809块原石,仅2017年,东方金钰便斥资25亿元采购了319块翡翠原石,创下了自上市以来采购数量之最,出手不可谓不豪爽。其在2017年年报中还曾表示,由于矿产资源的减少以及原产地缅甸对翡翠出易的管控趋严,公司前期准备丰富的翡翠原石为公司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保障,公司翡翠原石及成品不存在减值的情形。

  那么,东方金钰这些“不存在减值的情形”的原石,销售情况又如何呢?据2017年年报显示,2006年至2017年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仅占其囤积数量的7.17%,合计销售金额为5.86亿元,相比对存货金额来说可谓“九牛一毛”。

  这些“疯狂的石头”堆满了仓库,除了让账面上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却无法为东方金钰带来可观的现金流。据wind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8年,东方金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多数年份为净流出,累计净流出金额高达60.55亿元。由此不难看出,东方金钰的“造血”能力明显不足,而其资金来源则大多依靠外部筹资来实现。2005年至2018年,东方金钰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合计高达62.95亿元。

  东方金钰将筹措大量的资金用在囤积原石上,而这些原石的销售情况却并不乐观,结果公司2018年爆发了流动性危机。为了应对债务危机,2018年其集中降价销售了品相相对较差的翡翠成品,当年翡翠成品的毛利率为-72.04%,其他产品如翡翠原石和黄金金条及饰品等毛利率均有所下降。与此同时,其开始对此前不愿减值存货大量计提减值,2018年和2019年两年间累计计提减值达5.81亿元。

  此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东方金钰2017年、2018年的营收数据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

  年报显示,2017年东方金钰的营业收入为92.77亿元,东方金钰的主营业务构成分别是珠宝玉石饰品、黄金金条及饰品、小额贷款利息收入和其它等,其中前两项业务的营收累计占总营收的94%以上,小额贷款利息收入所占据的营收比例较小,因此若统一按照17%的税率计算,对最终结果影响不大,据推算,当期含税营收约为108.54亿元。

  在现金流量表中,2017年东方金钰“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06.24亿元,再加上当期预收款项所减少的299.72万元,则当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大约为106.27亿元。将其与含税营收相比较,两者有2.27亿元的差额,按照财务勾稽关系,2017年东方金钰的经营性债权应当有同等规模的增加。

  据当年年报显示,2017年东方金钰的应收票据为零元,应收账款为2.57亿元,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为5779.67万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6年仅增加了大约7500万元,比2.27亿元的理论应增加金额少1.52亿元。也就是说,当期大概有1.52亿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

  据年报显示,2018年东方金钰的营业收入为29.61亿元,2018年5月1日起相关税率由17%下降到16%,由此可推算出其含税营收大致为34.45亿元。

  在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东方金钰“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3.8亿元,再加上当期预收款项减少的2440.21万元,则当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大致为24.04亿元,相较于含税营收要少10.4亿元。那么同期东方金钰的经营性债权变化情况又如何呢?据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东方金钰的应收票据为零元、应收账款为4.73亿元、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为1.47亿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7年末仅增加了3.05亿元。这一结果显然和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大概存在7.35亿元的差距。也就是说,2018年东方金钰大概存在7.35亿元的含税营收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撑。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