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平台爆雷60多万人被骗700多亿 揭集资诈骗内幕

来自未知 2020-07-23 15:10

       

  2018年6月以来,P2P网络借贷平台风险频发,严重侵害广大人民群众权益,市场经济秩序。对此高度重视,依法开展侦查办案,全力以赴追赃追逃。截至目前,机关已依法对380余个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网贷平台立案侦查,据不完全统计,查封、、冻结涉案资产价值约百亿元。

  据介绍,P2P网贷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呈现以下主要特点:多发高发,2018年6月以来,一些地方的P2P网络借贷平台的投资群众集中报案,案件高发态势凸显;性强,犯罪嫌疑人打着金融创新的,以高额利息为诱饵,“为自身融资”“归集出借人的资金”等性,进行虚假宣传、虚构投资标的、肆意占有挥霍,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逃匿现象突出,调查发现,平台实际控制人、高管人员在案发前失联、逃匿的就超过百人。

  各地机关将打击重点对准庞氏、情节严重的网贷平台,成功侦破了“联壁金融”“理财咖”“礼德财富”等一批群众反映强烈、涉及人数众多的重大案件,有力。目前,“联壁金融”“理财咖”等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批准,“礼德财富”等案件已经移送审查起诉。

  期间,将缉捕涉嫌犯罪的网贷平台嫌疑人列为当前“猎狐行动”的首要任务,派出多工作组,实施专项追逃,已成功从泰国、柬埔寨等16个国家和地区将62名犯罪嫌疑人缉捕回国,取得显著成效。

  本文转载自央视网,原文首发于2019年2月19日,原标题为《记者调查“爆雷”P2P平台乱象 揭集资诈骗内幕》,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2018年6月前后,P2P网贷机构发生集中爆雷风波,数百P2P平台裹挟着亿元为单位的巨额资金,一夜之间消失无踪。记者选择了几个爆雷的P2P平台典型案例,通过发掘这些平台的运作内幕,来出其实施集资诈骗的实质。

  2018年2月10日,上海一家号称资产百亿以上的金融投资公司——旌逸集团虽仍在正常营业中,但公司的所有人孔某却突然跑到机关要求投案,声称因为资金链断裂再也无法维持下去。

  旌逸集团孔某的投案一时间在很多普通群众中引发恐慌,原本只是一家公司的倒闭,为什么会造成集体性的恐慌呢?上海普陀机关受理旌逸案后很快查明,自2014年6月起,孔某控制的旌逸集团有限公司及上海万悦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上海人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在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以委托“融资租赁”“债权受让”为名,通过其开设在本市及外省市60余家分支机构,承诺8.4至16.2%不等的年化收益,通过和关联公司的虚假业务等形式与投资人签订为期3个月至2年不等的委托租赁合同及债权受让合同,公开宣传并向社会不特定非法募集资金,至案发时达131亿多元。

  通过查询旌逸集团的账户信息,警方发现旌逸集团的账户余额与投资人的本金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资金缺口。

  就在普陀警方加紧侦查旌逸案的同时,浦东区也接连发生P2P平台爆雷案件。上海善林金融公司也是一家有P2P网贷平台业务的公司,2018年4月9日,公司控制人周某同样选择了主动向机关投案。

  上海市经侦总队 副支队长 蔡晔:他经营了这么长时间,或者说他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这么长时间,因为他整个窟窿越来越大,也造成他之后也觉得没法收场,在这种情况下,只得向我们机关投案自首。

  经侦查,自2013年10月起,犯罪嫌疑人周某注册善林(上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并招募业务经理高某某等人组建公司框架,后陆续在全国29个省、直辖市设立1120家分公司及门店,通过广告宣传、电话推销、门店招揽等方式,以承诺还本和支付高额利息为饵,对外销售虚构的债权类理财产品,骗取投资人资金。2015年2月起,周某又先后设立 “善林财富”、“善林宝”、“亿宝贷”、“广群金融”四家线上投资理财平台,同样以承诺还本和支付高额利息为饵线上销售虚构的理财产品。

  截至2018年4月9日案发,“善林金融”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736亿多元,未兑付本金共计213亿多元。

  通过以上节目看到,案件涉及的资金量巨大,涉及的参与人也非常多。那么,这些涉案的公司、平台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骗取到那么多人的信任,参与投资的呢?

  央视记者 孔令雯:这里是上海市的武威东,在武威东的440号,就是我身后有着装饰的这店就是旌逸财富的一家营业厅。据了解,在这个营业厅存续的一年多时间里,这里曾经是门庭若市,训练有素的业务员向客户们推介所谓的理财产品,签订合同。像这样的犯罪团伙开设这样的实体门店,目的就是为了营造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感,而他们的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生活在这个街区周围的中老年人。

  上海的杨师傅就是在旌逸财富的门店里签订了一份5万元的投资合同。虽然明知有一定风险,但在他看来,每年10%左右的利率还是可以接受的。

  投资人 杨先生:16%的(投资项目)我都不动心,为什么我看中它10%的呢,我心想这个有里面,16%的话我估计就是有诈骗行为在里面了。

  杨师傅说投资款是他积攒下来的养老钱,嫌银行利率低的他选择了旌逸财富,并没想借此发财,只想手里的钱不要贬值太快。而旌逸公司的理财产品利率不是畸高,又有多家连锁实体门店,让他们这些老年人参与投资时更加放心。同样在门店里签约的夏阿姨在先期投入5万元后,在业务员的下还不断追加投资。

  投资人 夏女士:那个业务员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阿姨你到我们店里来一趟,他说一来拿点小礼品。他说阿姨,我们每个月的指标等于是20万的指标,他说我这个月底了,他说我差3万,他说你能不能那个(出资)。

  为了让老年客户掏钱,免费参观企业、免费旅游聚餐是专门投给他们的诱饵。旌逸集团的门店玻璃上,醒目地贴着某些食品企业、光电企业以及汽车销售企业的招牌。旌逸集团的宣传册页上,列举了许多外省市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夏阿姨随后被安排参观,并心甘情愿地再掏出5万追加投资。

  以旌逸集团、善林金融为例,他们的线下门店通过打感情牌、以送礼物、免费旅游等为诱饵锁定老年人,其线上的网贷平台则把圈钱的网撒向了更大的不特定人群,据了解,线上平台以年轻人居多。

  上海市浦东 大队长 徐岗:(善林金融案)一个特点就是资金特别巨大,在P2P行业里面是一个航母级别的,第二个就是涉及到的投资人数特别多,全国范围内最多的时候将近有60几万人投资参与到里面来的,第三个就是涉及到的省份特别多,善林金融在全国29个省(区市)开设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几乎所有的投资参与人在投资时,对于所谓理财产品的认知,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所参考的都是由这些所谓金融公司P2P平台单方面提供的。那么,这些公司平台的实力究竟如何,他们所叫卖的理财产品实质又是什么呢?

  老百姓去参观,让他们相信旌逸集团是有实力的,然后便于他们投资。旌逸名车汇从开张到现在有3、4年了。但是主要的采购都是旌逸集团自身在采购。对外其实没有做什么生意。然后它每年的运营都是1000多万的亏损。

  夸大实体项目的投资和收益来吸引投资不仅仅是旌逸集团的法宝,善林金融同样屡试不爽。以善林金融2017年发布的“幸福之”产品为例,犯罪嫌疑人周某以投资贵州某基建项目应收账款作为债权进行包装,通过隐瞒实际债权的方式,发行收益率8%至14%的“政信通”、又名“幸福之”理财产品。

  通过虚假宣传和伪造项目吸纳的巨额资金,用途又是怎样呢?很多P2P平台爆雷后,众多投资参与人最关注的当然是自己的钱究竟去了哪里,还能不能追回来。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旌逸集团的财务记录显示,孔某个人从公司提现的频率和金额都非常大。仅以2018年1月31日到2月2日这3天为例,每次提现超30万元,3天共提走了123万元。那么这些钱都用在了什么地方呢?

  警方在孔某的住处搜出了好几块数十万到上百万的名贵手表。而给孔某这些奢侈品埋单的正是那些不知情的投资参与人,那些被他个人挥霍以及公司消耗掉的资金也将很难被追回。

  2018年6月以来,P2P网络借贷平台风险频发,严重侵害广大人民群众权益,市场经济秩序。对此高度重视,依法开展侦查办案,全力以赴追赃追逃。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央视财经”(ID:cctvyscj),原文首发于2019年2月20日,原标题为《上亿元巨资,一夜间消失!曾集中“爆雷”的网贷平台,运作内幕!》,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如果按照这个定义,礼德财富公司属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公司,这也符合国家对P2P公司的角色界定,理论上它只是介于借款人和出借人之间的一个信息勾兑角色,既不能沾手借出借入的款项,也不能为借款,它只能在撮合借贷成功后收取一定的中介服务费。

  广州市天河 副中队长 程武铭:这四家公司在揭阳当地都是有工商注册的,它们都有各自的法人代表,但是据调查,这些法人代表都没有参与实际经营,据有些员工交代,这四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郑某(礼德财富公司老板)。2

  广州市天河副中队长 程武铭:根据郑某的供认,从15年到18年购买玉石大概是一两千万,但是这一两千万的玉器他在平台借的钱大概超出了十个亿。

  佛山市禅城环市 郭健飞:借款人和房产人的信息登记都是假的,到不动产中心核实后,发现房产的信息登记也都是假的。

  无论是理财咖还是礼德财富等违法P2P平台,吸纳的巨额资金除大部分借新还旧用于兑付投资者本息外,无一例外都是融资自用,或用于公司运营,或被所有人占有挥霍。当这样的庞氏无法吸纳更多的新入资金来填补消耗的窟窿,资金链必然断裂,结果就是老板跑或者平台爆雷,最后接盘的投资人面临无处追讨本金的惨境。

  投资人或轻信误信或无法查明线P平台集资诈骗的手法五花八门,人众多。这些投资参与人又是怎样找到这些平台进行投资的呢?他们在利用这些P2P平台进行投资时又是怎样的心理呢?

  △央视财经《第一时间》栏目视频自P2P网贷平台相继爆雷后,众多投资者对一些P2P平台甚至整个行业都产生了信任危机。记者在采访中也特意观察了一些投资人,从实体门店的老年人到网络平台的中青年,发现很多投资人对P2P平台推出的借款项目并没有深入探查了解。

  因为身边的朋友投了资并且赚了钱,很多投资人参与其中基于对身边人的信任与羡慕。还有一些投资人则是盲目信任了短期经验,广州的王先生在小额投入并且短期内回收了本息后,就把所有资金投进了礼德财富平台,却不想也很快陷入了本息俱损的诈骗陷阱。

  看着平台月利息返还和本金返还都挺准时,然后自己又看了一下平台的简介,发现简介说是一个国资企业在就觉得信得过,后面平台又上传了一些有金融认证的资料,然后还有投资一些重大的体育赛事,所以就信了。

  正如记者调查中发现的,很多涉案P2P平台租用高档写字楼树立形象、提高知名度,通过各类媒介发布虚假广告扩大影响、招揽客户,有的平台还有“国资系”背景,事实却是出高价拉人站台假戏真做。而绝大多数的投资参与人就这样一厢情愿地相信了广告宣传,误以为却不想仍被套进了集资。

  记者调查发现,作为一般投资人对这些P2P平台的查证,往往停留在对公司本身资质的验证,比如广州礼德财富公司,其在工商部门的登记备案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这些依法成立的公司却挂羊头卖狗肉,在实际经营中打出违规甚至违法的套。对P2P平台推出的借款标或者所谓理财产品,投资人则很难辨识其线P平台监管有法可依

  2016年,原银监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公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确定了网贷行业监管总体原则。对P2P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明确网贷机构不得吸收存款、不得设立资金池、不得提供或承诺保本保息等十二项性行为。同时明确了对网络借贷平台的监管责任。

  2018年8月,针对系列“爆雷”风险事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对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及风险化解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并作出安排。

  广东省佛山市金融工作局地方发展科科长 邓伟强:第一,要暂停新设机构的设立;第二,对新设的机构里面的机构名称和经营范围要严禁使用交易所、金融、P2P、投资管理等16个关键词;第三,对机构银行账户进行管控,要求各机构一定要进行银行存管。

  除了金融监管部门的强令性措施,一些地方的机关结合辖区实际情况,创新工作方法落实风险预警。深圳市自2018年5月上线“深融系统”,以人员背景、企业背景、违规行为等一系列指标为参数进行数据碰撞和融合分析,如果群众点击了风险程度高的金融平台,网站及APP会自动弹出风险提示。

  针对P2P网贷机构涉嫌集资诈骗等犯为,机关重拳出击,并在打击犯罪的同时加强追赃工作。针对相关犯罪嫌疑人外逃的突出情况,机关将缉捕工作作为 “猎狐行动”首要任务,开展专项追逃,成功从泰国、柬埔寨等16个国家和地区将62名犯罪嫌疑人缉捕回国,取得显著成效。

  



 

 

(责任编辑:永乐国际)